ag线上娱|注册
社区组织培育
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社会组织培育

目前,在农村地区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相对薄弱的情况下,非营利性的公共服务大多由政府提供,因此导致政府在培育这一类型的社区社会组织时,更多地扮演着包办或代办的角色。然而,在社区服务与管理社会化的大背景下,除地方政府外,企事业单位、社会贤达、当地居民在内的各种“社会力量”都可以也应该成为社区服务与管理的承担者。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社会组织培育,引导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服务管理,是推进政府“进一步放权、转型、提效,推进政府职能向社会组织转移”,实现村级行政组织体系向社区组织体系转型的有效途径。

引导社会力量参与社区社会组织培育,一方面是由“政社分开、管办分离”的原则决定的,通过“政社分开、管办分离”,转变政府大包大揽的角色,将部分的政府职能剥离出来,交由社区自治,让社会组织参与完成;另一方面,这也是由社区服务的公益性质所决定的,在农村地区,养老服务、医疗卫生服务、教育服务等内容仅靠政府“托底”和公益机构扶持,群众受益面有限,也容易让政府服务的公益性遭受质疑。引入社会力量参与公共服务与管理,有效规避官方与民间组织在各自领域的短板,有利于达成政府与社会组织既相对分开又相互合作的目标,形成“小政府,大社会”的社会发展基本格局。

首先,要处理好放权与增权的关系。政府作为社区组织的管理者,要在教育、环保、养老等领域向社区进一步放权,为社会力量创造更大的参与空间;社区作为实现行政职能和社会力量结合的有效载体,要进一步增权,赋予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决策的机会与权力,激发社会力量参与社会服务与管理的潜能。这就要求政府在引导社会力量在参与社会组织培育时,既要保持社会组织应有的自主性、独立性,避免在管理和扶持层面上介入过强,放权后也要加强对社区社会组织的监管,完善评估奖惩制度,规范监督手段,确保社区社会组织的健康有序发展。

其次,要丰富社会力量参与的形式。相对于政府出资购买成熟的,有资质的社会组织服务这种“授人以鱼”的方式,在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初级阶段,还要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共建,最终达到社会组织“授人以渔”的自治效果。通过构建“社会组织孵化器”即社区社会组织服务中心,招募社会志愿者、义工团体、以及未注册的闲散公益组织自带项目入驻孵化器,为社会组织提供项目资助和场地设备进行孵化。社会组织在孵化成功,通过评估审核后迁出孵化器,独立注册运行。也可采用公益创投的形式,发动企业参与社会组织培育。公益创投就是把经济生活中的“风险投资”的理念延伸到公益性的社会组织培育发展中来。企业选择一些发展潜力较大、项目可行性较高、与企业公益目标契合的社会公益项目进行无偿投资,并为社会组织提供从财务管理、资金募集、人才培养、管理咨询等方面的帮助,将自身优势与社会组织共同分享。

此外,还要对初创期的社会组织进行整合。2012 年底,全市登记备案的社会组织总量达到15000个以上。但在一些地区,社会组织的类型发展不平衡,社区服务类、文体类社会组织较多,而公益慈善类、服务管理型社会组织较少。社区层面要对规模较小,发展落后的个体进行“同类合并”,即相同类别的几个社会组织联合成一个规模较大的社会组织后,再进行培育扶持,扩大其规模;对于不同类别的社会组织,在同一社区内,整合居家养老、家电维修、医疗服务、维权服务等单独的社会组织形成的服务实体,促进各类社会组织相互融合,优势互补。通过整合优化,一方面提高各类社会组织对社会培育资源的利用效率,另一方面摒弃盲目追求社会组织发展数量的做法,避免社会组织成为“空架子”。

Copyright © 2009 - 2013 TCswgz.org. All Rights Reserverd. ag线上娱|注册 版权所有
电话:020-84607288   E-mail:gdtcsw@163.com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市桥德胜路83号

备案号:粤ICP备13057374号-1   技术支持:广州市睿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