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线上娱|注册
企业项目
企业社工:企业花钱买敌人

2010年,深圳富士康接连发生十余起员工跳楼事件,这场严峻的社会危机事件促成了企业社工在深圳的发展。一位曾参与过当年关爱行动的组织者至今仍感叹社工服务的专业性。“政府工作小组一去就是组织开会,员工在下面昏昏欲睡;而进驻园区的社工通过‘破冰游戏’等环节迅速与员工建立起了信任关系。”

富士康事件后,企业自主购买社工服务的模式开始在深圳出现。但截至去年年底,拥有39万家企业的深圳,仅有117个社工岗位提供服务,不少企业觉得购买社工服务是“花钱找麻烦”。企业社工之路该如何推广?深圳正在探索中。

发展上台阶

工人把社工当“自己人”

作为一家工厂的基层管理者,李二成曾带着十几名工人参加过企业社工组织的“团建”活动。那些在工人眼里只是有趣、好玩的游戏,往往能成为李二成进行生产管理教育的素材。“有个传话游戏,要求不说话将一个词语用动作依次往下传,到最后会发现与原来的东西差异很大,我就告诉员工如果在生产中一个环节出了错不及时反馈,到最后生产出来的东西就会有严重的问题。”

李二成说现在的一线工人很多都是95后,非常有个性,如果单纯地批评或者说教,他们会觉得你很啰嗦,甚至第二天拍拍屁股就走人不干了。深圳大学法学院教授李晓凤曾对珠三角地区新生代劳务工开展调查,结果显示83.4%的新生代劳务工对工作的挑选不仅看重工资,更关注福利待遇、工作环境与发展机会。

曾经也是一线工人的李二成感慨现在工厂的工作环境要比从前好。“以前每天上班一见面线长都会以一句粗口相迎,一旦发现交头接耳又要被一顿臭骂,最忙的时候从早上8点要干到凌晨2点。”李二成说现在的工厂里已经很少见到如此粗暴的管理,劳动强度也受到法律保护。

但工人仍然面临生活、工作、社会关系等多方面的困扰,劳资关系的矛盾也不时爆发。深圳市民政局曾表示,企业社工服务侧重于解决企业员工的需求,具体内容涉及员工入职适应、家庭婚姻服务、恋爱关系、人际关系等众多细微的方面。

企业社工的第三方立场可以让员工很放心地将内心真实的诉求与顾虑表达出来,特别是与企业的矛盾。在李二成的眼里,社工是员工的“伙伴”,当员工与企业同时位于天平两端时,社工应倾向弱势的一方。

有社工机构达收支平衡

“我拿了50万元积蓄来搞社工,当时想如果亏完了就不干了。”2009年,张会杰成立了深圳志远社工,第一年亏损17万元后,现在可基本达到收支平衡。在张会杰看来,社工机构面临着既要维持公益性,又要扩大经营的二律背反困境。

据了解,现在深圳的社工机构主要通过政府或企业购买社工岗位获取资金。“每个区购买一个社工岗位的标准不一样,一般在6.5万至7.5万元之间。”深圳社工业内人士介绍,购买岗位的经费主要用于社工工资支付,也包含了社工机构的一部分运营成本。为了留住社工人才,深圳市严格控制机构管理成本占社工岗位购买经费的比例。《社工机构行为规范指引》中规定,政府购买社工服务的款项中用于支付社工福利薪酬和社会工作业务的经费不低于总额的80%。

张会杰表示,一家社工机构至少要被购买35个以上社工岗位,才能保本运营。除了以政府资助为主导的资金来源之外,张会杰希望社工机构能够有更多元化的筹资渠道,例如向基金会申请。

【相关数据】

●据深圳市民政局统计,2012年深圳企业社工领域开起个案507个,即时辅导7268次,探访10346次,开展大型社区活动610个

●2013年,深圳将主推企业自主购买社工服务、政府给予资助的模式,今年将争取新增200名企业社工

生存有压力

不被企业“待见”

相较于企业员工对社工的高度认同,企业主面对社工的心理要复杂得多。传统社工领域主要由政府购买岗位,而政府在为企业社工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鼓励企业自行购买服务。

对于花一分钱就要看到一分效益的企业而言,社工的服务效果很难直接折算成经济效益。而即便是由政府全额资助的项目,有些企业也不太愿意接受,因为社工的介入意味着一个“外人”进入企业内部,会掌握过多的企业信息与事务。

一位企业主曾经向社工机构主管坦言,在社工没有进驻企业之前,企业是一个千疮百孔的平衡体,一旦社工介入将某一个漏洞补上或者挖掘出更大的问题就会打破企业现有的平衡,影响其发展。而另一位社工机构主管则直言,在很多企业主眼里,购买社工无异于自己花钱雇个人来给企业惹事。

深圳至诚社工正在筹备“企业购买服务菜单”,即由企业自主选择社工为其提供哪些服务。项目负责人黎志芬介绍,通过前期调研发现企业在选择法律服务时的敏感度会高于如礼仪培训、入职培训等员工服务。“我们会遵循‘案主自决’的服务理念,让企业决定选择哪些服务内容。”黎志芬表示在与企业签协议前首先会向企业告知社工的公益立场,如果企业的行为影响到了员工生命和社会稳定,即使不在服务内容内也会主动告知其危机的后果,必要时向政府职能部门反映。

深圳市社会工作者协会秘书长闾晓文表示,社工会为员工争取一些权益,看似与企业主站在对立面,但从长远来看,倡导了好的劳工对待政策,会提高效率和凝聚力,最后又会反馈到企业效益上来。闾晓文提出,企业社工不仅服务员工,对中国企业管理而言也是一个极大的完善。

社工服务打折促销

而在与企业沟通的过程中,企业社工也经受了比其他社工更多的市场化冲击。深圳温馨社工是最早开展企业社工服务项目的机构之一。当第一个政府项目资助到期时,温馨社工试图让企业全额购买。温馨负责人方芳回忆,当时拿着政府的购买岗位标准去与企业谈,都没有想过可以通过降价来吸引企业购买。“当时没有一点商业的头脑,觉得公益服务不能像商品一样通过打折去促销。”

机构生存的压力让社工机构开始寻求多元化的资金来源。方芳介绍,现在温馨社工会承接一些企业的团建活动等小额收费服务,收的钱很少,只能维持活动运营。

【相关数据】

●截至去年年底,深圳市16家开展企业社工服务的机构中共有12家与企业签订了社工服务协议,开设企业社工岗位117个。相比于深圳市内近39万家企业,117个社工岗位能提供的服务是杯水车薪

●由企业自主购买与政府资助相结合的形式占比56%,政府全额购买占40%,剩下的4%属社工自筹资金免费向企业提供服务    

Copyright © 2009 - 2013 TCswgz.org. All Rights Reserverd. ag线上娱|注册 版权所有
电话:020-84607288   E-mail:gdtcsw@163.com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市桥德胜路83号

备案号:粤ICP备13057374号-1   技术支持:广州市睿风教育科技有限公司